11.29 在纽约悼念集会上未有机会说出的话

集会当晚据说有上千人,跃跃发言者众,未能找到机会一谈我的想法,只好在这里留下些许文字记录,聊作纪念,如下:

「我们是最后一代」,之前一直认为,这会是我们这一代人最具底气的反抗,它是种一无所有的勇敢与决绝,是对这荒谬必有尽头,一切终将与我一同结束的信心。

但我发现自己错了——人与人之间,尤其我们这一代青年人之间,出乎意料地产生了强大的联结,彼此的关心与共情冲破了屏蔽的高墙,汇聚了起来。

这份汇聚起的力量,在过去几天完成的事情超乎想象:在庞大宣传机器留下的狭缝里与它贴身肉搏,硬生生抢到了大众对事件的关注与传播。如同趟地雷阵一般穿梭过严酷的言论审查,成功让我们的同侪们在各个城市的街头聚集、演讲、呐喊,替千千万未能发声的人表达我们一致的诉求,当事态升级,面临暴力及更多未知的惩戒,青年人们也未见退缩,陌生人之间仅因共同的诉求而手拉手,与威权在物理意义上对峙。大家平等地爱每一个人,不因观点差异而暴力相向,不因关系陌生而放弃营救。我们这一代人,用勇敢、机敏、坚韧、博爱这些美德,做到了没有人相信会发生的事。

那句话,「我们是最后一代」,是一种被动的抵抗,但经此一役,我不再认为被动抵抗是唯一的选择,那种自身渺小无力的感觉消失了,那种身处孤岛难有同盟的感觉消失了,我不知你们的名姓、不见你们的面孔,却可以扎实地感受到每个人鲜活的信念与力量,我可以知道你们时时刻刻与我站在一起。

是时候向前踏一步了,我们要联合,要创造阵地,要平等地爱每一个人,要为每一次微小的胜利放声歌唱。

但这一切,都构建在并肩战斗的基础上,威权并不在乎任何作为孤立个体的你我,但当我们形成的合力超越过某个界限,他们将不再能确保自己的压制,塑造明天的权利会被重新递还到我们青年人手里。

今天来到这个集会时,第一位与我说话的小哥,向我递了一个口罩,「还是戴一下吧」,感谢他的关心,但我希望未来的集会,不论发生在何处,我们都可以无所畏惧地露出自己的脸庞,如果只有一个人以真面目示众,威权也许会抓住他报复,但如果在场的上千人都向前一步,那我们将不会畏惧任何威胁。

刚刚我们合唱的《国际歌》里,有一句我非常着迷的歌词:「团结起来到明天」,我们这一代人,终将团结起来,手牵手,肩并肩,共同打造一个新的明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