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时代的「平衡报道」

《新闻编辑室》中 Will 曾讽刺过媒体同行的「平衡报道(Balanced Reporting)」原则:

平衡报道的意思是,如果整个国会共和党党团走进众议院,提出一项决议,说地球是平的,纽约时报就会以「民主党和共和党在地球形状问题上无法达成一致 」为标题。

(Biased toward fairness means that if the entire congressional republican caucus were to walk into the house and propose a resolution stating that the earth was flat, the “Times” would lead with “Democrats and Republicans can’t agree on shape of earth”.)

同时报道关于同一事物之两面的信息,若有说某法案的积极影响,那必须也得分析其伤害,若需庆祝胜利的,就也得提及牺牲。西人媒体精英多数都将这种「平衡报道」奉为圭臬,虽然它在少数情况下显得过火(但我认为那主要是媒体人的智力问题),但绝大多数时刻它都保证了信息传播的真实效率。

对于前信息时代的电视台和报纸来说,他们掌握着绝对的传播权利,大众对于一件新闻的认知很可能就仅来源于他们的15分专题,在这种单向线性的有限传播下,媒体有必要让受众尽可能获得更多面的信息,去避免「媒体偏见」,此番情境下,「平衡报道」是一种职业道德。

而然,电视与报纸,不说式微,至少也已经失去了在新闻渠道的垄断地位。如今已经少有人在依赖单一媒体,或者说,保持对单一媒体的依赖已经成为一件不现实的事情——纷繁的观点从各种地方冲过来,包围你,顾不得你愿意与否,强行充斥你的眼睛、耳朵。

常见一种观点是:在这样的信息环境下,大众不再需要依靠任何媒体的「平衡报道」来掌握多方信息了,既然有百家争鸣,那就让百家各执己言。Twitter 团队限制 Trump 的转发,就会有一千多万用户跑去完全不做信息筛查的 Parler ,哈耶克也说:在大型复杂的系统中,只要信息充分流畅,人人都有言论自由,自发秩序就会从混乱中涌现出来,就像蜂群、蚁群一样。这是自然规律的本质,也是民主的本质。

但这样的观点忽略了信息传播速率这个变量,借助互联网,信息爆炸反而更容易让人形成错误的认识。前信息时代的传播是中心分发式的,作为信息中心的媒体担任了过滤器的功能。如果想要获取更多信息,个体需要主动去「够」,而「够」这种主动的姿态,本身就带着机敏,这个过程中,个体会对接触到的信息进行主动判断与筛选,能存活过这道工序的 disinformation 非常有限。而当下的个体每天都被动接收超量的信息,不经耳目,囫囵吞枣,照单全收,即便其中 disinformation 的比例仍然较小,也已经足够编制成信息茧房,而陷入茧房的用户又往往成为新的信息源,加强这个循环。

此外,推荐算法天然有渠道窄化的导向,用户的信息源将逐渐集中向一个或一类相似账户。借助跨越空间距离的网络平台,观念共同体的形成成本也大幅降低,不可靠信息源的拥趸很容易互相联结起来,形成互相辐射信息的团体。

美国大选前一周,为了预防2016年大选前漫天虚假新闻那样的情况,Twitter 对于热门 disinformation 还做了人工标签,在原文下方附上观点相反的报道,这显然是对「平衡报道」原则的一种复古,希望通过提供多面观点来阻止用户形成偏见。最终效果似乎相当有限,毕竟人工标记再多推文,也比不上前互联网时代一家电视台的影响力,新时代的「平衡报道」需要怎样实践,仍然是个需要探索的问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