复现的二月或2003

近来北京再度出现成规模的COVID-19感染案例,又有大批医护被调遣至社区进行防控,工作条件之恶劣再度令人大跌眼镜,且现下有了其他国家的对比,这种物资与管理的缺乏要比一二月时更加刺眼(当然,彼时也完全不应当谅解),有网友评论「这场景半年前就出现过一次」,而当时为一线女医护募集、交付女性用品的博主,又再次开始了工作

这片土地上,似乎历史的循环成为了必然。不论时代如何发展,我们似乎永远无法逃脱出这个苦难的窠臼,它面目模糊,但表现清楚——像一个跨越时空的黑洞,把此处生活的人,及人所创造的事物,都向其牵引。福山对此的描述再妙不过:中国的问题并非「主义」,而是千年官僚体系太完备了,完备到不论如何新的意识形态指导,到最后都会落回到历史上最完备的那个状态。

所以,种种开放革新的尝试,无论一度多么轰轰烈烈,最终都势能耗尽、无功而返,甚至于,「尝试革新」本身都成为了这种完备状态的一部分,形成一种有区间波动的稳定。我们在历史的波动里浮沉往返,见尽悲喜。

打破系统的稳定态,须引入系统外的能量。然而不论是洋务运动(虽然「西学为体」这个说法从来都站不住脚)还是五四运动,活着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及其促成的第二次国共内战,都未能有足够大的能量来撼动这种历史循环。

所幸,虽此处是陈旧的,可世界是全新的。我们总有源源不断的武器可取来使用,「德先生(Democracy)」与「赛先生(Science)」虽暂沉戟,但新的「先生」源源不断。如何利用技术手段去对抗极权、破坏这种历史的循环,让二月之苦难勿在六月再现,让2003年之苦难勿在2020年再现,是值得当代人投入精力的命题。如果你我不抓紧利用,这武器又将迅速成为腐朽体系的一部分,被他们布置来改造可改造的消灭需消灭的,届时复现的可能就不只是「缺少安心裤」,而是「缺少两脚羊」了。